长春黄金研究院

深情奉献 筑梦高原——记长春黄金研究院有限公司甲玛铜钼分离技术攻关组
发布日期:2018-09-29

    9月底的吉林省长春市秋高气爽,瓜果飘香,正是气候宜人时,而4800公里之外的西藏墨竹工卡县甲玛乡已是一派萧杀冬景,草木凋零枯瘦,光秃秃的崇山顶坐满皑皑积雪,山间河流已经冰封。

    早8点50分,张磊准时从职工宿舍坐上了开往选矿二厂的大巴车,经过近10公里崎岖颠簸的爬坡山路,9点20分抵达了选矿二厂,和下夜班的项目组成员于鸿宾做工作交接。“磊哥,今早凌晨3点,我突然发现钼精矿里面有硫了,就立即加大了硫氢化钠的用量,我一直密切观察,但是直到现在效果也不是很明显,磊哥看看下一步咱们应该怎么做?”于鸿宾追问道。“好的,我知道了”,张磊皱了皱眉说。

    这是发生在海拔4600米的西藏华泰龙甲玛二期工程项目中技术人员的一段普通对话,然而他们却不是华泰龙公司的员工,而是来自远在4800公里外的长春黄金研究院有限公司的铜钼分离技术攻关组。

向雪域高原挺进  西南边陲建功业

    2016年6月,受集团公司委托,长春黄金研究院承担了华泰龙铜钼分离任务,选冶所立即成立了技术攻关组,在实验室开始了小试实验,同年11月,带着试验的成果及乌山的成功经验,攻关组负责人张磊率领技术团队奔赴西藏,进驻生产现场,开始了方案设计审查、场地拆除清空、土建施工和设备招标安装等一系列工艺改造工作。2017年8月,选矿一厂铜钼分离改造取得圆满成功并顺利转入生产,截止到2018年7月获得的钼精矿品位累计为45.80%,钼精矿含铜0.86%,钼作业回收率达到72.03%,铜作业回收率99.96%,经测算铜钼分离成功后选矿一厂可年新增利润3500万元。 直到现在流程运行稳定、指标良好。

    2017年8月,集团公司副总经理赵占国来到华泰龙召开会议,要求开始二期铜钼分离的改造工作。甲玛二期工程项目是国家“十二五”有色金属规划及西藏自治区“十二五”重点建设项目,也是中国黄金集团公司重点大型项目。攻关组成员深知“责任重于泰山”,立即马不停蹄的深入选矿二厂生产车间,对选矿二厂铜钼分离工艺各选矿作业工艺参数及设备状况进行了调研,采取选矿二厂代表性矿样,开展了详细的选矿试验。从日处理矿量6000吨的一厂,到日处理矿量40000吨的二厂,尽管一期的成功为二期提供了借鉴,但由于矿石性质不一样,攻关组也不能照搬照抄。二期含硫化物多,且海拔更高,劳动强度更大,浮选难度系数大大增加。攻关组克服了种种难题,2018年7月1日选矿二厂铜钼分离系统正式开始带料试车。目前正处在优化指标的冲刺阶段,选矿二厂铜钼分离达产达标后预计可新增利润1.17亿元。

攻坚克难新跨越 凝心聚力创一流

    他们彼此之间既是同事,更是战友和兄弟,齐心协力,共同应对铜钼分离攻关中的各种困难,大到整个铜钼分离工艺流程的改造、优化,小到每一根管路的连接,全体人员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大家拧成一股绳解决一个又一个困难,目的只有一个:尽快破解华泰龙公司铜钼分离这一影响企业发展的难题。正是这样的忘我奉献形成了一股敢打硬仗、勇于创新的强大力量,正是这样的无私付出造就了一支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创新、特别敢打硬仗的科研队伍。

    攻关组成员回忆起一期铜钼分离试车的前两天,他们突然发现浓密机内混合精矿沉积严重,浓密机底流无法正常输送至铜钼分离车间,项目组立即与选厂技术员召开现场会,经讨论分析决定在浓密机底下增设搅拌槽,底流经初步调浆后再由渣浆泵输送。虽然搅拌装置安装非常顺利,但新的问题又来了,由于浓密机底流浓度高达80%,浓密机放矿非常困难,矿浆依旧无法正常输送。正当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张磊果断地决定在浓密机排矿口用高压反冲洗水强制排矿,并打开浓密机放矿闸门和冲洗水闸门,几分钟过后沉积的矿瞬间打通,大量精矿泉涌般的倾泻到搅拌槽内,张磊立马变成了泥人。见到此景项目组成员哄堂大笑起来,笑的不仅是张磊“狼狈”的样子,更是为项目的顺利开展而兴奋。

    记得在选矿二厂铜钼分离投产第一天,流程出现了泡沫粘度大的问题,导致流程难以畅通。为了克服铜钼混合精矿残余药剂多而带来的泡沫输送缓慢的问题,项目组成员们采取了降低浮选浓度、增加高压冲洗水和提高清水比例等措施,直到第二天清晨才使得流程畅通无忧。当天夜里,大家苦不言苦,累不言累,测参数,调药剂,控浓度,每个人的身上挂了一层矿浆,手上混合着矿浆与各种药剂,对于这些,课题组所有人都毫无怨言,共同探讨解决方法,仔细观察流程中泡沫状态,冒着冰冷刺骨的寒风一直战斗到天亮,渴了就喝一口凉水,饿了就啃一口面包,队员们没有一人去宿舍休息。

    队员们在甲玛的每一天,几乎都是从穿梭于厂房与办公室之间急匆匆的脚步开始的,以最后拖着一身疲惫回到宿舍而结束,每班次下来他们都得走上30000多步,最辛苦的就是上下楼梯,尤其是从浓密机到药剂配置车间,垂直高度就有150多米,这就需要队员们克服高原缺氧带来的头晕乏力和气短。于鸿宾向记者讲述了让他印象最为深刻的一幕,有一次暴雨冲断了道路,为了上夜班,凌晨12点他爬了两个多小时的上坡路,早晨9点下夜班,又走了两个多小时的路回到宿舍,夜黑风高,寒风刺骨,伸手不见五指,每每想起,依旧心有余悸。

雪域甲玛铸忠诚 无悔青春献高原

    这是一支平均年龄35岁的队伍,项目组5个人,每个人都在平凡的工作中做着不平凡的事。或许,人们只知道二期项目能带来什么,却并不知道为此铜钼分离攻关组为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掌舵人”赵明福,研究院选冶所副所长,1985年毕业至今在研究院工作已经有33个年头了,作为“乌山高次生斑岩型铜矿石铜钼分离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项目的第一负责人和完成人,2011年至2015年期间,他牵头完成了内蒙古矿业公司一厂和二厂的流程改造,彻底解决了乌山次生铜含量高,分离难度大这一困扰公司发展和生存的瓶颈,缔造了一个传奇。这次“出山”华泰龙,他将更多施展才能的机会留给了年轻人,扮演了“幕后总指挥”的角色。“赵所的话每次都是画龙点睛、指引方向的,每次遇到技术难题的时候,他总是能一语道破天机,让项目柳暗花明。”华泰龙选矿二厂厂长闫成贵说。“赵所2017年4月来到华泰龙至今,每个星期天都不休息,累计休假时间不超过45天,这比我们所有人休息的时间都要短,一年半以来,他的头发白了不少,身体状况不是很好,真的挺让我们心疼的”华泰龙选矿一厂厂长解钊说。

    项目负责人张磊,一个来自内蒙古的生于1985年的小伙子,他错过了妻子的每一个生日,错过了两个孩子出生后的第一面,也错过了两个孩子第一次叫他“爸爸”,只因为在项目上肩负重任,难以离开。“两年前,他刚来甲玛的时候还是一个精气神十足的帅小伙,两年间,我们眼睁睁地看着他头发逐渐变得稀疏,面容一点点苍老,脸色也没有以前的健康红润了”,解钊感慨道,“他总说他睡不好觉,我们都知道,作为年轻的项目负责人,他身上承担着比其他人都要大的压力,他的专业和敬业我们都看在眼里。”

    项目组成员于鸿宾是年龄最小的一位,被形象地称为“团队的勤务兵”。“每天早上他都会早早地帮我们把水烧开,把茶沏好,把办公室收拾好,在一厂二厂整个班子以及项目组这一团队中,我们都叫他‘勤务兵’”。闫成贵回忆说,“他从来都不计较得失,在一期项目跟班作业期间,他每次像我们普通工人一样一起上下班一起干活,每天弄的像个小泥人,其实对于我们来说,他只观察药剂和浮选质量就可以了,每次我问他为什么要干这些活,他都嘿嘿一笑说‘我帮帮忙就能干得快点嘛’,这点真的打动了我”。去年5月,于鸿宾迎来了自己的孩子,刚刚陪孩子度过满月,就立刻回到矿里投入项目,记者问他,“想孩子吗?”,腼腆的他眼圈一红,微微一笑说“每天都想”。

    项目组的80后成员宋超,2015年结婚到现在,还没有享受过多长时间的二人世界,因为长期两地分居,一直没要孩子,“催生”成了家里老人在电话里最常提到的任务。“老弟,你媳妇又打电话发脾气啦,可真是难为你了”,项目组成员经常这样调侃宋超,他每次都无奈地说“哎,不怪她,她每天自己一个人在家,晚上难免害怕,闹点情绪是正常的。”

记者采访的时候,项目组另一位成员孙东阳并不在矿里,因为长期睡眠质量不好导致头顶斑秃严重,现在长春接受治疗。在电话里,他对记者说,“在华泰龙的日子虽然苦,但是回到家后还会怀念那些和兄弟们一起同甘共苦的日日夜夜,我会争取尽快把病治好,再回到队伍中去!”

精湛技术获赞许 敬业精神赢认可

    选矿一厂厂长解钊说,“我被黄金研究院这支科研队伍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的敬业精神所深深打动,同时也对他们精湛的技术、专业的能力感到由衷地钦佩。从2016年底介入项目到2017年7月份指标初见成效,如此快速的成功源于他们的敬业精神,也源于他们在长期实践过程中积累的丰富经验。”

    “特别打动我的是这支科研队伍在项目中毫无保留地与我们进行技术交流,他们的工作有时候超出了铜钼分离项目的工作范围,在边改造铜钼分离流程的同时,也对混合浮选进行技术指导,让我们华泰龙的人在实践中得到锻炼和提高。”闫成贵说,“今年8月,我刚刚到二厂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科研人员和厂里的工人一样每天都排队花钱打饭,他们有时候经常由于工作时间长,到食堂的时候,菜都凉了,看到这种情况,我做出了一个决定,单独为他们在餐厅留一个餐桌,并提前把菜留好,我们不能让为我们拼命的专家们每天这么辛苦,还要吃冷饭!”

的确,对于科研工作者来说,受到尊重、得到认可,比什么都重要。

    “在一个项目上,环境、身体的压力对我来说不是最大的,最大的是心理和精神上的压力。科研应该是允许失败的,你可以质疑我们的技术方案,可以怀疑我们的技术能力,但是不要不尊重我们的劳动成果。”赵明福说出了所有科研人员的心声。

    今年8月7日,集团公司科技发展部总经理、研究院执行董事韦华南,研究院党委书记、总经理高金昌一行的到来给了项目组莫大的激励。韦华南对项目组做出的卓越成就表示赞赏,他说,“甲玛铜钼分离项目不仅工艺技术难,而且高寒缺氧,攻关组在如此艰苦的条件下,能够完成集团及研究院下达的任务实属不易,应当加倍珍惜所获得的科研成果。”

    是的,这支队伍奋战在被称为“山上不长草,氧气吃不饱,终年雪不断,四季穿棉袄”的生命临界区,用实际行动弘扬着“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团结、特别能奉献”的高原精神。

成功之路多险阻  攻坚克难无畏途

    空气稀薄、高原缺氧、风雨变幻莫测、失眠厌食,记忆力、反应力下降、头痛……这一系列困难没有让他们退缩,他们缺氧不缺精神,以无比坚强的毅力,强忍着各种痛苦坚持下来。只是偶尔,他们会静静地坐着,眺望着太阳升起的地方,想念着远方年迈的父母、美丽的妻子和年幼的儿女。陪伴在他们身边的,只有一朵朵绽放在高原蓝天里的格桑花。

    研究院党委书记高金昌这样总结研究院取得的成绩:“这并不是偶然,不是撞大运,只有传承才能创新,只有创新才能发展,几十年来,我们几代科研工作者发扬着前仆后继,攻坚克难的精神,敢为人先、潜心钻研,投身实验,日夜坚守,用无数次的失败换取了今天的成功,用传承的精神引领着持续的创新,用对职业的高度忠诚谱写了企业发展的时代新篇,我认为这是研究院最宝贵的财富。”

    告别华泰龙时,赵明福稍显激动地告诉记者,“今年是研究院建院60周年,我们项目组全体成员祝福研究院未来发展越来越好,祝福全体职工日子越过越好!”

    是的,我们研究院所有人员也真心祝福远在青藏高原的项目组成员们取得更大的进步!到基层去,到艰苦的地方去,到矿山企业最需要的地方去,你们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奋战在科研一线党员的使命与责任,履行了对集团公司、对研究院、对华泰龙的庄严承诺,用智慧和生命彰显了研究院全体科研人员特有的时代精神!

    早上八点,太阳从东方升起,这支站在巨人肩膀上工作的攻关组新的一天又开始了。他们就像一只只展翅雪域高原的雄鹰,在西部广阔的天地间翱翔,以实际行动投身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施展青春才华。雪域高原将与祖国一同见证他们的精彩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