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春黄金研究院

通知公告:
兢兢业业解行业难题,认认真真书黄金篇章——记《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环保部发布
发布日期:2018-04-09

    3月22日,对黄金行业和黄金生产企业而言注定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子,这一天大家翘首以盼的《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终于在环保部网站上发布,给一直关心规范进展的协会、各黄金集团及黄金企业一个圆满的诠释,也给规范编制组一年多的努力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在这令人激动的时刻,一首歌不由自主的萦绕在耳边,“世间自有公道,付出总有回报,说到不如做到,要做就做最好”,是的,“付出总有回报,要做就做最好”,这是规范编制组一直坚持的信念,也是此刻是共同的心声。

    《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是国内第一个针对固体废物进行规范管理的专业性文件,对黄金行业产生的氰渣在贮存、运输、脱氰处理、利用和处置过程中的环境管理提出了规范的要求,给企业指明了方向,节省了巨额的处置成本,对采用氰化提金工艺的黄金生产企业乃至整个黄金行业的持续健康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它的发布必将在黄金行业发展史上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在黄金行业发展历程中展现出里程碑式的意义。

 

风云变幻颁新规,乌云密布面危机

 

    让我们将时间的指针拨到2016年8月1日,正是在这一天,一个文件的出台实施打破了黄金行业相对平静的日子,让整个行业逐渐骚动起来,新《国家危险废物名录》将“采用氰化物进行黄金选矿过程中产生的氰化尾渣”定为危险废物,这对于整天与氰化尾渣打交道的黄金生产企业犹如被戴上了“紧箍咒”,给熟悉的"朋友"带上了陌生的“面纱”。同年12月25日,走过6年立法之路、历经两次审议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上获表决通过,并将于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届时将对危险废物征收1000元/吨的环境保护税,给原本不安的形势,更加增添了几分危机。

    氰渣一个让人看上去恐惧、黄金行业又非常熟悉的字眼,它是黄金行业氰化工艺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众产物,同时,由于氰渣中含有氰化物、重金属等有毒有害物质,若不经过有效的治理,将成为污染环境的最大污染源,其堆积的氰渣堆是企业最大的安全环保隐患。据统计,全国95%以上的黄金生产企业采用氰化提金工艺,全国因此产生的氰渣约0.8~1.0亿吨,并以每年约9000万吨的产生量递增,氰渣处置问题已成为长期困扰黄金生产企业的难题。新《国家危险废物名录》正式出台实施,使企业意识到氰渣规范管理的重要,必须出台对黄金行业氰渣进行规范管理的文件,以适应当前环境管理的要求。随着国家环保形势的日趋严峻,国家对尾矿库批复的逐渐收紧,特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税法》实施后,氰渣若按1000元/吨的危废标准对其征收环境保护税,将使黄金行业几乎全部的生产企业关闭破产,黄金行业将面临着灭顶之灾。

 

高瞻远瞩解难题,临危受命领任务

 

    在黄金行业面临危机档口,各黄金生产企业开始四处寻找出路,企业现场、研究院内、环保局中、甚至人民大会堂内到处可见为黄金行业命运竞相奔走的人们,全国人大代表穆范敏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也提出了《关于暂缓对提金氰化尾渣征收环境保护税的建议》,在全国最高级别会场上发出了黄金人的呼声。此时,黄金协会的领导们也在高瞻远瞩积极寻求切实解决问题的办法,俗话说“解铃换需系铃人”,黄金协会通过与环境保护部、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的接触沟通后,决定采用制定针对黄金行业氰渣管理的专项标准来对氰渣进行规范管理,以支撑行业的可持续发展。。由于距离2018年只有短短的一年多时间,时间紧、任务重,黄金协会经过努力,使环保部在标准制定规划中开通了专门的“绿色通道”,缩短标准立项、审核流程的过程和时间,为本标准的编制、审核与发布增添了宝贵的时间,使编制工作从一开始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方向确定后,黄金协会积极组织行业内各大集团、企业共同协商,制定计划、安排任务,由协会会长宋鑫亲自挂帅、副会长兼秘书长张永涛具体部署执行,组织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和长春黄金研究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研究院)立即组成的标准联合编制组,开展标准编制工作,研究院接到任务后,立即抽调环境保护所精锐骨干成立编制组开展工作。

 

废寝忘食写方案,夜以继日去调研

 

    自标准编制任务下达后,黄金协会、中国黄金集团有限公司就将此事列为要解决的头等大事,2017年更是印发1号文件督促任务的进展,要求在2017年年中完成征求意见稿,2017年底完成专家组、司务会、部长会的评审和标准修改,2018年初完成标准的发布,要求标准编制各项任务具体到天。2018年,对于寻常人来说可能还比较遥远,但对于编制组却近在咫尺,从编制组接受任务这一天起每过一天,离2018年就越近一天,面对行业发展面临的困境,面对协会与集团公司安排的任务,编制组感受到前未所有的压力。时间紧迫、任务繁多,怎么办,一天分成几天过,先从方案书的编制入手,“良好的开端等于成功的一半”,为了编制出详细的切实指导实践的方案书,编制组将每一天的时间化为6个时间段,从早上6点钟开始到晚上24:00结束,精确到分钟,规定每个时间段每人要完成的具体任务,就这样经过多次的编写、讨论和修改,编制组硬是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内就编制出了厚达上百页的方案书和规范编制大纲。

    依照方案书的内容,编制组需要在一个月的时间内完成对全国80%以上的黄金生产企业的预调研,为了高效率完成调研任务,编制组在前期就编制了调研问卷表并及时的进行了电话访问与问卷回收,在现场调研时编制组按地区划分成四个调研组深入各企业进行调研。此时,在全国各地的黄金生产企业多了十几位风尘碌碌的身影,为了多调查几家企业,编制组往往深夜奔赴火车站和机场,为了多采集些数据,编制组通常翻山越岭的调查和采样,为了多了解企业现状,编制组翻阅企业与氰渣相关的每一页资料,就这样收集的资料和采集的样品像雪片一样从全国各地飞向研究院,分析的数据越来越多,准备的材料越来越厚,编写的调研报告也越来越充实。

 

专心致志做试验,精益求精书新篇

 

    为了使编制的标准具有充分的依据,编制组除了收集企业资料和现场调研外,还需要做大量的试验进行论证,以便标准数据的采信,试验涉及氰渣的运输、脱氰处理、自然降解、充填、防渗层检验、利用等多个方面,专业涉及运输、环境、采矿、地质及化验等多个专业,范围已超过编制组的能力范畴,为打好这场“攻坚战”,研究院领导高度重视,上到韦华南院长,下到各部门领导,为标准的制定献言献策,出人出力,充分发挥本院的特色,组织多部门多专业人员进行联合攻关,分成氰渣运输试验组、脱氰处理试验组、自然降解规律试验组、充填试验组、现场物探试验组和氰渣利用试验组,同时开展实验室试验、企业现场试验和工程应用调查,不仅在3个月内完成了既定的试验目标,而且制定并发布氰渣有关的产品团体标准,也为标准文本的完善提供了诸多宝贵的意见。

    文本的编制是本项目的核心和最终体现形式,也是最消耗精力的任务,为了使本标准顺利通过环保部评审,编制组需要完成《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政策》、《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编制说明》、《黄金行业氰渣环境无害化管理研究报告》、《黄金行业氰渣回填环境保护技术评估报告》等文本材料,从而对技术规范形成有力的支撑。

    为了节省时间,编制组自规范大纲形成后就依据调查和试验的结果早早完成了初稿的编写,但为了考虑行业的利益、照顾各企业的实际生产状况又兼顾标准的尽早发布,编制组反复权衡,对初稿进行了来回修改。

    为完成每份材料,编制组经常挑灯夜战到后半夜,为写好每句话,编制组总是讨论甄别修改几十次,为完善每个文本,编制组都会不断的找同行专家审阅数遍,就这样每份材料逐渐由从少到多变为由多到少,逐渐由繁杂到精炼、由无序到规范,从成型的初稿到征求意见稿,再到后来的报批稿、发布稿,编制组总是提前赶在计划时间前完成。

 

如愿以偿获发布,云开日出续发展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协会、各大黄金集团公司、研究院、黄金生产企业和编制组的共同努力,《黄金行业氰渣污染控制技术规范》终于在大家的殷切盼望下由环境保护部发布,这是对编制组一年多来辛勤成果的肯定,对黄金行业共同愿望的积极回应,是编制组的胜利,也是整个行业的一次胜利。

    据统计,截止到2018年3月1日,编制组共编写和修改各类文本报告7186稿,组织会议157次,组织封闭写稿5次,邀请专家239人次,一年多的时间里如此多的稿件,如此密集的会议,让环保部诧异于黄金行业的速度,连与我们共同合作的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都佩服我们黄金人的工作作风和效率。

    本技术规范的发布,填补了国内固体废物专项管理的标准,是黄金行业对氰渣进行环境管理的标准,为黄金生产企业氰渣的贮存、运输、脱氰处理、利用与处置提供了方法和依据,为氰渣的脱氰处理提供了技术方法指导,创造性的提出了强化自然降解工艺,为西北干旱地区黄金生产企业氰渣的处置节省了巨额费用,规定了氰渣运输、处置与利用的限值与方式,使氰渣脱氰处理后用于充填提供了标准依据。

    本技术规范的发布规范了黄金生产企业面临的氰渣处置问题,化解了黄金行业面临的环保税法危机,对黄金生产企业乃至整个行业的绿色健康发展具有深远的影响。